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夜炜《宅女老婆不好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4 13: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炜《宅女老婆不好追》

{出版日期}2021/02/25

{内容简介}

女人娇气,从来要求的不多,将她捧在手心宠就好;
男人坏心,惯着溺着小女人,压上床折腾很是划算。

苏乔安跟江海诚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岁生日那天,她见到被家人追打的江海诚,
还被他抢走了手里的饭团,自此江海诚天天找她蹭饭。
十八岁生日,她把初夜给了江海诚,被他折腾了一夜,
她天真以为,江海诚喜欢她,结果不过是她自作多情。
六年後,江海诚玩世不恭问她,苏乔安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苏乔安觉得自己不该上这男人的当,他就是个超级大骗子,
送她生日礼物时,来到她的楼下;生病时到她家门口,
出院後进她的屋子占她的床,在她赶他滚远一点时,
他兽性大发,直接压她上床折腾,还没脸皮的问她哪时给他名分。
苏乔安抖着腿问:「江海诚,我们不交往不行吗?」
江海诚压着她说:「那我们就天天做,做到我们交往为止。」
他说天天……他还想天天!苏乔安小心肝抖了抖,
被江海诚盯上後,她应该很能难逃这只不知餍足的大色狼!

第一章

  南部,一座正准备装修的古风饭店内。

  苏乔安跟这家饭店的老板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板王总说道:「苏小姐,我们对你们工作室的作品很满意,我上个礼拜参观了你们给喜来登饭店做的中式雕刻门头,还有大厅的富贵吉祥屏风,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苏乔安十分有自信道:「喜来登饭店的工作人员也说,宾客对那个设计回应也很不错。」

  「所以,我也想在我们饭店大厅做个屏风。」王总对着大厅的位置比划了一下,「面积可能比喜来登要大不少,你看可以吗?」

  苏乔安看了大厅,再看一楼设计成两侧对称楼梯的格局,脑中迅速出现大概的设计架构,回答道:「可以,不过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时间没问题,好的东西值得等待。」

  「那麻烦王总帮我找两个师傅,我今天先测量一下大厅尺寸,再结合你们饭店装潢设计一个大概的图,到时候你看适合的话,我们再拟合约。」

  说到这里,苏乔安放在外套口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

  她拿出手机看上边显示的江海诚三个字,嘴角不由起了一丝笑意,但还是将手机挂断,继续与王总讨论方案。

  「王总,我看过你们的室内设计图,如果大厅要做屏风,那两边楼梯还有吊灯需要跟着做些调整,这样王总能接受吗?」

  王总扭头看还没开始装修的大厅片刻,颔首,「能接受。」

  「那我这边没什麽问题,样图两天就可以出。」

  两人还算愉快的商谈结束,苏乔安与工人丈量大厅尺寸,拿到资料後,她拿起相机,将饭店由内到外再到周围的风景都拍摄下来。

  她是个木雕师,喜欢因地制宜做能融合周围风景的作品,尤其屏风这样的大作品,她要求更将讲究融和。

  手机再次响起,一看还是江海诚打来的电话,此时她一人在外面,她便将电话接通放到耳边。

  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那头的人就不满道:「苏乔安,你是不是都不会想我?」

  「我正在工作。」

  「那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麽吗?新品发布会的现场,可我因为想你还是忍不住给你打了电话,你居然还敢挂我电话,是想怎样?」

  苏乔安好笑道:「你想怎样?」

  「今天是第三天了,你说我想怎样吧?」

  「我工作临时有些变化,三天结束不了,回不去台北。」

  「我不介意你在电话里给我答覆。」

  苏乔安明知故问:「什麽答覆?」

  电话那头的江海诚倒吸一气,眼看自己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他咬牙切齿低声说:「我的求婚,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求婚还有这麽凶要答覆的?」

  「所以你当时就应该立刻答应我,为什麽非要等三天?」

  「江总,江总该你上台了。」会场的司仪走过来提醒。

  江海诚对她微微一笑,等她走後,立刻又逼问苏乔安,「快说你答应。」

  哪有人这样的?苏乔安忍住笑,慢条斯理道:「离第三天结束还有一点时间,我还没考虑好。」

  「还没考虑好……」

  「江总……」司仪再次提醒他要准备上台。

  「马上就好!」江海诚不悦应了一声,再对电话里的人说:「再给你两个小时,你不答应我就……」

  「就怎样?」

  「我就去把你绑回家拖到户政事务所登记!」说完他挂了电话。

  苏乔安挑眉一笑,看着手机许久,嗯,差不多她就给他一个YES的答案吧,两人都认识十八年了,该定下来就定下来了吧。

  ◎             ◎             ◎

  苏乔安心里这麽想着,但因为工作,她回到饭店打开电脑又准备工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

  她拿起许久没看的手机,才看到江海诚的两通未接电话,还有一则讯息写着:赶紧回来见我最後一面,我现在在医院。

  讯息里都没说是哪个医院,想来是某人真生气了,竟拿在医院这种话来吓她,苏乔安给他气笑了,准备给他拨个电话过去。

  恰好此时,工作室里的同事艾薇打了电话进来,「乔安姐,艺术展还有两个展示柜,工作人员问我们要不要一起设计?」

  「是大展示柜还是小的?」

  「有一个跟我们现在拿到的站柜一样大,还有一个比较小。大的我们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作品,小的我觉得荷塘翠羽那件作品很合适。」

  「那个春色满园呢?」

  「春色满园三天後客户要来拿走。」

  「你让他晚一星期来拿,费用可以给他打八折,一星期後我们给他送过去。」

  苏乔安与艾薇通话结束,又是十来分钟之後,挂上电话她看着桌上凌乱的图纸,铅笔,笔记型电脑还有相机……

  也许江海诚生气并不是没有道理,她最近的工作安排得有点太满了,好像不仅冷落了江海诚,连她自己都冷落了自己好久了。

  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几下,她给王总打了电话,「王总你好,我是苏乔安,屏风的样图我过两天传给你,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台北一趟。」

  王总在那边说没问题,苏乔安挂了电话就收拾东西,开了夜车返回台北。

  ◎             ◎             ◎

  为了给江海诚惊喜,开车前她还特意回了他讯息,工作没结束,今天回不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沿途,红灯停车时,她看几眼手机。

  江海诚居然没有打电话来兴师问罪,难道不着急着要她的答覆了吗?

  不过她也不着急,她就不信等回家他见到她时,还能给她摆脸色。

  就算他摆脸色,她答应他求婚,他还能发得起脾气就算她认输。

  苏乔安打开了车内的音乐,一路心情不错地继续赶回台北。

  进入市区是晚上九点多,江海诚的秘书给她打来电话。

  大概那家伙自己拉不下脸,叫人来旁敲侧击她在哪里了吧?

  苏乔安戴上耳机接通电话,「喂,悠悠。」

  果然悠悠开口就问:「乔安,你出差回来了吗?」

  苏乔安嘴角有笑意,「是江海诚让你打的电话吧?」

  「不是,江总今天为了救一只流浪狗,被机车撞伤了。」

  「什麽?」

  「不是很严重!只是伤到脚,其他都没事,白天他说你晚上应该会到台北,我就想问一下你回来了吗?要是没有,我跟罗助理去看他好了。」

  「我已经到台北,麻烦你把他的病房号发给我,我立刻赶去医院。」

  ◎             ◎             ◎

  苏乔安按着悠悠给的病房号码,来到医院住院部六楼。

  确认了一下病房号没错,她推开了病房的门。

  原本还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脸色不太好的伤患,睡在病床上的样子。

  然而病床上的场景可比她想的要精彩多了。

  江海诚确实躺在病床上,打着石膏的右腿架在床尾,没受伤的那只脚踩在地上,并且他身上还趴在一位身穿护士服的女子。

  江海诚还说着,「这扣子不好解,你先别动。」

  女护士说:「拜托快点,我才刚来上班没多久,要是被人看到会很麻烦。」

  江海诚没好气地说:「这个时间除了你这个夜班护士谁会来?」

  所以,她苏乔安这个时间来,确实是来得不是时候是吧?

  苏乔安冷眼看了眼前的一幕好一会,退出病房。

  病房走廊的灯光并不亮,狭长的走廊只有她剧烈的心跳在回荡。

  那每跳一下都觉得疼痛的心脏,直到她走到电梯旁按了电梯,再不断地深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

  从医院走到停车场,苏乔安一路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该这样离开?

  但除了这样离开之外,她还能怎样?

  苏乔安在车里坐了将近十分钟,她拿出手机给江海诚传讯息。

  一开始写了一堆骂他不知羞耻,肮脏之类的话。

  但写完自己看了一遍,沉默许久,又一下全数删除。

  最後只写了三个字,我拒绝。发送,关机。

  然後她面无表情发动车子回家。

  或许她这样太过武断,就算亲眼所见也应该问清楚江海诚,他到底是什麽意思?

  又或者她应该激烈一点,当场就上去给他一巴掌,再跟他说,我们之间结束了。

  可苏乔安做不到,一是性格使然,二是因为江海诚有前科。

  ◎             ◎             ◎

  苏乔安跟江海诚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岁生日那天,她认识了他。

  十八岁生日那天,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事後他留了纸条说,三天之後他会来见她。但三天後他跟她说,他要去追他的女神学姐,从此离开了她。

  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他跟她说他要做她的男朋友,她学他说,三天之後给他答覆,三天之後,他跟他初恋女朋友复合了。

  这次……

  也就是三天前,他们二十七岁生日,江海诚说:「乔安,我们认识的时间很长,不如结婚吧。」她依旧说:「三天後我给你答覆。」

  今天她来医院,就看到她跟一个女护士在病床上……

  苏乔安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分明发生了那麽多事,为什麽那麽多年了,她却还跟江海诚搅和在一起?

  她将车子停在车库,回到家立刻洗了一个澡。

  从浴室出来,她从冰箱里拿起一罐啤酒,拉开易开罐一口饮尽。

  易开罐捏扁,随手精准地丢入垃圾筐,她走回到房间将窗帘拉严实,将空调打开,然後盖上被子倒头大睡。

  时间彷佛在她睡梦之中,倒流……

  ◎             ◎             ◎

  烈日炎炎的夏天。

  九岁的苏乔安发绑着俏丽的马尾,身穿白色衬衫及格蚊百褶裙,背着双肩书包从学校出来。

  因为太阳很大,她一直沿着社区有遮阳的树荫下走,但依旧走得满脸通红,背着书包的背後也早已被汗水湿透。

  突然,从某栋大楼大门冲出一个穿着宽背心黑色短裤,皮肤黝黑,个子瘦小的男孩。

  而他身後,追着一个拿着长木棍的叔叔。

  叔叔嘴里喊着,「臭小子,敢做还不敢认啊,有种你别跑!」

  这时九栋二楼的窗户打开,一个烫着大卷发的女人对着楼下大喊,「江大河,你儿子要是不改掉偷钱的毛病,就让他别回来了。」

  此刻逃跑的男孩回头大喊,「我没偷你的钱,那是我自己赚了要我奶奶看病的钱!」

  苏乔安家里虽也不和睦,但父母经常不在家,她很少听到争吵的声音,所以这种爸爸乱棍追打儿子的场面,让她有些害怕。

  她几乎是一口气跑到十二栋的五楼,迅速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了门进去。看到妈妈在家,她松了一口气,拔出钥匙转身关上门。

  「妈,我回来了。」

  「嗯。」正在换衣服的妈妈,一边扣着花衬衫钮扣一边从窗户往外看,嘴里说道:「那臭小子真是叛逆,前两天因为打架被他爸跟後妈轮流打,今天就又敢偷钱了。」

  苏乔安将书包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回了一句,「那是他自己赚给他奶奶看病的钱。」

  「这个你也信?」妈妈从窗户那边走进来,「我跟你说,苏乔安,九栋那个叫江海诚的孩子,他跟你是读一所学校的,以後不管在校内还是校外见到他,一定要离得远远的,不许跟他那种孩子说话!」

  苏乔安从书包里拿出习作,准备写作业。

  「妈妈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苏乔安坐下来写作业。

  妈妈这才从窗边走回到沙发坐下,开始穿透明的丝袜。

  「妈妈这次大概要三天之後才会回来,冰箱里有做好的饭团跟三明治,你写完作业热了再吃,牛奶也给你买了两箱记得每天都要喝。」

  苏乔安不太知道妈妈是做什麽工作的,就知道大概跟红酒有关。

  她停下写作业的手,抬眼看妈妈在手腕上喷了香水,再将手腕放到脖子上揉了揉,穿着透明丝袜的脚穿上黑色细跟的高跟鞋,她再从衣帽架上拿了带链子的侧背包挂在肩膀上,对着全身镜照了又照,最後拿出艳红的口红涂抹。

  一系列的举动结束,她对着镜子抿了抿唇,再闻了闻手上的香水,才满意将口红放入包包里,踩着高跟鞋出门。

  「妈!」苏乔安叫住了她。

  「怎麽了?」她回头看向她,「零用钱花完了?」

  「不是,你明天不能回来吗?」

  「不是跟你说这次出差大概要三天,你要是有事可以给苏阿姨打电话,她会过来。」妈妈说完这句看了她片刻再问:「还有其他事吗?」

  苏乔安迟疑了良久,摇头。

  妈妈就继续往门外走,「睡觉的时候记得锁好门,妈妈走了,拜拜。」

  砰的一声,门关上的那一刻,苏乔安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月历。

  她分明在上边用红笔标注了,明天,五月二十八日是她生日。

  妈妈没看到吗?

  不过,去年生日她跟妈妈说了,妈妈也没能回来陪她过,所以跟标记不标记月历,其实也没什麽太大的关系,她也该习惯了的。

  ◎             ◎             ◎

  五月十八日,下午放学。苏乔安在学校附近的蛋糕店,给自己买了个很小的生日蛋糕。

  就沿着有遮阳棚的店面门口一直走,进入住宅区的巷子後她就沿着墙边走。

  突然听到,背後有急促跑动还有剧烈呼吸的声音,因为道路不宽,她立刻往右手边的窄巷里走进去。

  下一刻却感觉书包被人拉住,她就被往後揪出来,很快的,拉着她书包的人就往她要躲藏的窄巷里躲了进去。

  紧接着,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冲出路口,又朝她这边跑了过来。

  苏乔安心脏怦怦跳得飞快,那四五个男生还是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有个人嘴里骂了一句脏话说:「江海诚那瘦猴,跑得可真快!」说着他们看向了路边的她,苏乔安心跳持续攀升。

  其中一个身高最高的,她听班上女生说,是五年三班班草,家里还有人混黑道的刘旻浩,他看了她几眼就问:「你看到江海诚从这里跑过去了吗?」

  她想了想,点头。

  刘旻浩又问:「他从哪里跑过去的?」

  她随便指了前边一个方向,「那里。」

  那几个男生相互看了一眼,立刻跑着追上去,嘴里还说了,「这次要是抓到他,肯定好好打到他听话为止!」

  两分钟之後,那几个男生就消失了前方。

  苏乔安立刻迈开腿,往反方向的走去。她担心那些人找不到江海诚会找她麻烦。

  但书包又被人拉住,下一刻她就被江海诚拉入窄巷内,推在了墙上。

  这是她第一次这麽近看江海诚。

  他很瘦,甚至还比她矮了两三公分,但五官很好看,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就是那嘴角有淤青,也不知道是他爸爸打的还是跟别人打架打的。

  虽然他个子不高,但眼神凶凶地看着她问:「身上有钱吗?有的话借给我,不借的话我就抢了。」

  今天身上的钱她都拿去买蛋糕了,所以并没有,她看他的眼睛片刻说:「没有钱,但有中午没吃的两个饭团跟牛奶,还有,生日蛋糕。」

  听到这话,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提袋,「今天也是你生日?」

  他用了也字,所以也是他生日吗?

  苏乔安心里这麽想,但并没有问,只是点头。

  江海诚弯腰从她手里拿起手提袋,从里边拿了她装着饭团的便当盒还有牛奶,然後将蛋糕还给了她,转身走了。

  苏乔安等了他了好一会,才走出巷子,但还是看见他横穿马路时,还在一边吃着饭团一边跑的背影。

  她突然觉得他像一只叼着食物过马路的流浪狗,有点可怜。

  那天晚上,苏乔安吃了冰箱里妈妈给她放着的三明治,还有自己买的小蛋糕,自己给自己过了九岁生日。

  正当她写完作业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有人按了门铃。

  她用凳子从防盗孔往外看并没有看到人,再打开门从防盗铁门看过去,依旧没有人,她才小心翼翼将防盗门打开向外探出脑袋,昏暗的走廊里依旧没有半个人影。

  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跟害怕,迅速要关上门时,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门外的牛奶盒子上挂着一个塑胶袋装的空便当盒。

  这是放学时被江海诚抢去的她的便当盒。

  她将塑胶袋取下来,关上门,回到屋里打开袋子一看,便当盒洗得乾乾净净的,上边还放着一张手撕下来的作业本纸,写着丑丑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             ◎             ◎

  莫名其妙的,从那之後,苏乔安每天去学校都会有意无意去留意,看看校园里能不能见到江海诚的身影。

  不过江海诚是三年三班,她是三年一班,她的教室在二楼的最後一间,他的教室在三楼,两人很少能碰面。

  只有早操跟课间操时间,她站在本班的队伍里,能看到江海诚懒懒散散地走到他们班队伍里,因为他个子比较矮,排队总得站在靠前的位置。

  她站得比他靠後,目光总有意无意地去观察他,体操他基本不做,除非有老师过来巡视,他就敷衍地动动胳膊。老师也没管他,这种问题学生只要不闹事,老师就可以念阿弥陀佛了。

  只是她偷看他的次数多了,偶尔江海诚会像感应到她的目光一样,突然就扭头看过来,目光凶凶的抓住她的。当然她就会不着痕迹转回头,若无其事地做操。

  但因为被他抓到了几次,她尽量克制在学校的时候不去看他,只是每天放学,她都会飞快地跑回家,然後站在窗边看着九栋的方向。

  偶尔会很快地能见到江海诚酷酷地走进楼道,有时等很久也不见他回来,有时很晚才会看到他瘦小的身影,淌着昏暗的路灯走进楼道。

  当然,她依旧不时能看到他被他爸爸跟後妈打骂,他大多时候是逃跑,有时候会还嘴,还嘴的时候多数会提到他的奶奶。

  苏乔安看到他被打的最狠的一次,是他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

  当时站在视窗偷看的她几乎是惊呼出来的,但他只是在地上蹲了一会,就瘸着腿跑,他後妈在二楼破口大骂,「你不要命也不要赖上我,竟然从这里跳下去,这麽厉害你就别回来吃饭!」

  江海诚瘦小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陈旧的楼层之间。见他又消失了,苏乔安才进屋,打开书桌上的台灯开始写作业。写完作业她从冰箱里拿了饭团,放入微波炉里加热,还不忘了给自己倒上一杯牛奶。

  这个时候,门铃被人按响了。每次家里没大人,门铃被人按响,苏乔安都会有点紧张,但她轻车熟路踩着凳子从防盗孔往外看。

  见到江海诚出现在她家门口,她吓得一下从凳子上跳下去,他不会知道她每天都在偷看他吧?

  其实,她对他没有别的想法,就是那天见他一边吃饭团,一边横穿马路的样子像极了流浪狗。

  而上一次妈妈开车经过她学校,顺道接她回家,因为有点塞车,坐在後座的她又看见了,路边那只很脏很瘦的流浪狗。

  她就问妈妈她能不能把牠带回家养?

  妈妈说:「养你都已经够了,我哪里还有空余时间帮你养狗。」

  第二天她就看到,那只流浪狗的屍体被丢弃在路旁。

  可毕竟江海诚不是流浪狗,他来找她了,那她,要不要给他开门?

  苏乔安站在门边想了许久,门外也没再有动静,她又蹑手蹑脚站到凳子上从防盗孔往外看。

  江海诚还在她家门口,低着头也不继续敲门,也不走。

  就在苏乔安最後犹豫要不要给他开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要走。

  苏乔安立刻就打开了门,「江海诚!」

  走了几步的江海诚回过头来看她。

  她隔着防盗门看着他问:「你有什麽事吗?」

  江海诚表情依旧有点凶凶的,看了她片刻之後,问:「你还有没有吃剩的饭团?」

  她微微一愣。

  江海诚就说:「没有就算了。」

  觉得他下一瞬就会走,她一下就打开了门,「我正好也没吃晚餐,你要进来一起吃吗?」

  江海诚看了她片刻,然後不吭声就走了进来。

  她看见他的腿一瘸一拐的,不过也没问他为什麽要从二楼跳下来,就在他进屋之後将门重新关上。

  江海诚看了一眼她桌上的两个饭团跟牛奶。

  苏乔安说:「你先吃那个,冰箱里还有饭团,我再给你热几个。」

  她打开冰箱,又拿了两个饭团,想了想觉得不够又拿了六个,全部放到微波炉里热。

  当她又端着八个饭团上来的时候,她发现桌上的两个饭团跟牛奶都没动,就问他,「你怎麽不吃?」

  江海诚抿嘴看着她许久,说:「你不是也没吃吗?」

  苏乔安突然觉得心里怪怪的。

  就像那天她收到他还给她的,洗得乾乾净净的便当盒。

  还有那丑丑的生日快乐四个字。

  苏乔安从那一刻觉得,江海诚或许没那麽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24 14: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就可以看完整版啦,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28 17:1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这位作者的书都蛮不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4-23 10:49 , Processed in 0.215245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