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朱轻《灌醉铁匠睡成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4 13: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轻《灌醉铁匠睡成夫》

{出版日期}2021/02/25

{内容简介}

小娘子娇羞,被男人宠上了天,恨不得马上嫁他;
大丈夫耿直,面对女人的娇气,只想将她绑回家。

九岁那年,杜婉芙被卖当了童养媳, 十七岁那年,她成了寡妇。
还好她手里有些银两, 也懂得酿酒本事的她,被赶出婆家後,
决定找个小镇, 开个小酒馆,从此自立门户为生。
本来嘛, 她与隔壁的俊俏铁匠相安无事,只听说他幼时家境富裕,
父母骤世时家产被夺,一路靠着吃百家饭才活了下来,
但人家现在有本事,又不愁银两,多的是想嫁他的小姑娘。
杜婉芙知道,她没嫁妆又是寡妇,这辈子没指望再嫁,
可她想有个孩子陪伴,索性给天借了胆, 大半夜跑去勾引铁匠,
将酒醉的他勾上床。奈何, 铁匠年轻力壮,
拿捏她一折腾就是一整夜不罢休, 教杜婉芙爬下床时双腿直打颤。
她知道高攀不上, 也没要铁匠负责,什麽叫他的床不好爬,
她敢爬上他床,那他只能娶她了。杜婉芙心想, 陆衡青肯定疯了,
小镇上多的是清白姑娘不娶,竟想娶她!

第一章

  今天是汤梨镇赶集的日子。

  清晨,一头健硕的水牛慢吞吞地拉着一辆乌篷顶车停在路旁,赶车的壮汉跳下车,匆匆走到车厢後头,撩起了布帘子。

  立刻就有十来个大姑娘、小媳妇儿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她们是专程从隔壁的兰花镇坐牛车过来赶集的。

  杜婉芙背着小包袱款款走下牛车,她和别人一样,也从荷包里掏出两个铜子儿交给车夫,然後问道:「大哥,这镇上最繁华的街道在哪儿呢?」

  她的声音清脆甜润,犹如空谷鹂雀婉转低吟,容貌妩媚清丽,生得粉面桃腮的,直教赶车的车夫一脸呆,只知痴痴的盯着她,什麽都不会说了。

  杜婉芙噗嗤一笑,眼中媚波流转,又问了一遍,「劳驾,敢问这镇上最繁华的街道在哪儿?有没有大一些的牙行?」

  车夫这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拿着鞭子朝东边指了指,就红着脸儿朝着牛车跑去,半路上还被地上的石子儿给绊住,差点儿跌了一跤,惹得杜婉芙连声娇笑。

  旁边几个村姑盯着她,议论纷纷,「哼,一看就不是什麽正经女子!」

  「瞧她这打扮,像是个寡妇。」

  「这麽年轻就守了寡呀,怪可怜的。」

  「可怜什麽?你没见着她刚才和赶车大哥调笑?哪个正经寡妇和她似的!」

  「我觉得也没什麽吧,她也没说什麽出格的话。」

  「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就不该抛头露面!」

  「我看你呀,是嫉妒她长得漂亮吧?」

  「嘁,我嫉妒一个寡妇干嘛?」

  杜婉芙没有理会她们,挺直了腰杆儿朝着东边走去。汤梨镇不大,挺热闹的,今天是赶集日,有不少外来的人摆摊售贩山货,也有不少从外地来赶集的。但本地人也挺多,而且衣着整洁体面,言行举止颇为文雅。

  杜婉芙逛了一圈儿,觉得此处不错,便有意在此定居下来。於是她一路问着人,总算找到了牙行。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夥计坐在堂上,手里拿着个马尾做的绳扫子正无聊的扫来扫去。杜婉芙便上前问道:「小兄弟,我想租个带铺面和後院的宅子,不知你们有没有门路?」

  「有!」小夥计下意识答道,只一抬头,猛然得见她的美艳模样,先是一愣,继而面红,最後扔了绳扫子慌不择路地掀了门帘逃进後堂去了。

  没一会儿,一个三四十岁的牙子出来接待了杜婉芙,他问清了杜婉芙的需求,便带着她行到大街上的繁华之处,先去看了看一处空着的铺子。

  杜婉芙见这铺子不大,却正在闹市之中,东边是间打铁铺,西边是个夫妻俩开的小面馆,街对面是成衣铺,布铺和米铺,真是位置特别好!

  再从这铺子的後堂转进去,里头就是一间小小的後院,共得两间瓦房,虽然不大,但布局极好,收拾得又乾净,杜婉芙很是满意。再让牙子报了一下租金,觉得挺合适,便让牙子带着她去见房东。房东是个老婆子,姓张,牙子称她为张婆婆,又指着杜婉芙,向张婆婆说明了来意。

  张婆婆打量杜婉芙一番,问道:「姑娘,你是何来历?想租我的铺子做甚?」

  杜婉芙便将自己的来历一一说明。

  ◎             ◎             ◎

  她是本县松泉镇人,九岁那年,临县富商胡老爷病重,胡夫人为给丈夫冲喜,愿花重金为长子求娶一个童养媳。杜家家贫,杜母便将女儿杜婉芙卖进胡家,给胡大少爷当了童养媳。

  杜婉芙进门後,胡老爷又活了三年,终於病逝。可等到杜婉芙和大少爷为老爷守完了三年孝,胡夫人却反悔了,不想让出身贫苦的杜婉芙当自己正儿八经的儿媳妇。

  就一直暗中使坏,直把杜婉芙当成丫鬟使唤。两年後胡大少爷患了病,缠绵病榻整二年,也去世了。

  十七岁的杜婉芙成了寡妇,胡夫人恨她,就打发她去家庙替死去的长子守孝。杜婉芙守足了三年,又回到了胡家。後来胡家的二少爷二少夫人害怕杜婉芙会分家产,就撺掇着胡夫人将杜婉芙除了族籍,逐出胡家。

  杜婉芙手里有些银两,且这些年在胡家家庙里学了一手酿酒的本事,她就想在这汤梨镇定居下来,开个小酒馆。

  听了杜婉芙的话,张婆婆好生为难,说道:「姑娘,我也不瞒你,我和你一样,也是年轻守寡,我晓得你的苦,可你要是靠着绣花,浆洗衣裳为生,我觉着都挺好的,偏你是要开个酒馆……」

  杜婉芙奇道:「开酒馆怎麽了?」张婆婆说道:「若是个男儿要开酒馆我也不说什麽,你青春妙龄又生得如花似玉,这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杜婉芙道:「无论是绣花,浆洗衣裳还是酿酒开酒馆,总归是我自己养活我自己,不靠谁且光明正大的。我不以为耻反而觉得荣光。要是婆婆容不得我的,我不强求,那便就此别过,我再另寻容身之处罢了。」说着她就要走。

  张婆婆起了怜心,左思右想,最终出声挽留,「姑娘,要不你还是留下罢,不过我得先和你约法三章。你若要开酒馆的,晚饭以後就必须打烊,夜深千万莫招醉鬼,以免坏事,平白污了你的清白也毁了我的铺子。再一个,我老婆子也有些爱酒,你若酿了酒,每个月匀给我二斤如何?」

  听了这话,杜婉芙又转忧为喜,便在牙子的见证下,与张婆婆立了租赁字据,交了押金租金与佣金,高高兴兴地领到了钥匙。

  ◎             ◎             ◎

  杜婉芙放下了小包袱,先去找了泥瓦匠来,让给她砌一个大型的蒸灶;然後又去街上找南杂铺子让订做了十个用来装二十斤酒的大陶罐,又去一间即将关门大吉的小饭馆里,买了二手的桌椅什麽的,最後回来在後院里转了一圈,再跑去给自个儿添置了铺盖,锅碗瓢盆,成衣首饰,甚至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各种瓜果禽蛋和盆景什麽的……

  一时间,来她铺子里送货的夥计络绎不绝,人人见她美貌,个个都愿意和她说上几句话,杜婉芙也不瞒着,直说自己会开一间小酒馆,到时候可要请众人前来赏个脸,捧个场啊!

  众人都觉得挺诧异的,开酒馆?还是个年轻美艳的小寡妇?一时间,众人看向杜婉芙的眼神就带上了几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审视。

  杜婉芙只作不知。

  虽然泥瓦匠带着学徒紧急给她砌好了大型的蒸灶,但至少要三天才能乾,所以她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准备好自己的衣食住行。

  铺床、收拾、洒扫,好一通忙碌,总算是把後院给收拾得差不多了,但杜婉芙遇上了一个难题,她新买的浴桶实在是太重了。之前夥计送浴桶来的时候,她没好意思让人拿进角房去,原本想着自己慢慢挪进去,结果现在一掂量,根本就不是她有能力搬抬得动的好嘛!

  杜婉芙转身出去了,既然她搬不动,那就出去找找帮手吧!

  一出门,正巧看到隔壁铁匠好像要打烊?那铁匠约摸二十多岁模样,生得面容英俊,穿着一身半旧的玄色短打,但赤着上身,露出一身极强健的贲张肌肉。

  杜婉芙盯着铁匠看了一会儿,心想他应该能抬得动她那个大浴桶吧?

  许是她多看了那铁匠两眼,那铁匠便也皱眉打量着她,目光如铁箭一般雪亮凌厉,嘴角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杜婉芙下意识觉得这人不好惹,便去了西边的小面馆那儿看了一眼,这会儿小面馆里吃面的客人也没几个,她才上前朝面馆的掌柜娘子行了个福礼,客气地说道:「有劳娘子了,可否劳烦贤伉俪替我行个方便?」

  掌柜娘子上下打量杜婉芙一番,尤其看到她美艳的容貌,露出厌恶又嫉妒的神情,不悦地问道:「你说甚麽?别咬文嚼字的掉文袋,我们可听不懂!」

  杜婉芙只好又说道:「大嫂,我是新搬来的,就住隔壁,家里有些大物件儿搬不动,可否劳烦大哥上我家里去帮个忙?」面馆掌柜听了,连忙从里头走出来,「使得,来我帮你!」

  掌柜娘子不高兴地说道:「没空!」然後又白了丈夫一眼,「店里还有客人呢!」掌柜说道:「搬抬个东西能费多长时间,何况现在店里也没什麽客人……」

  掌柜娘子蹭的一下站起身,怒道:「你要去你就去,去了就别回来了!」转身走进铺子里,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才搬来一天,就开始勾引人了,呸!臭不要脸,一个单身妇人,也敢让个男人进她屋里去,真是伤风败俗!」

  面馆掌柜好生为难,杜婉芙便对他说道:「那多谢了,不必了。」遂转身离开。

  杜婉芙心里很是难受,心想要不还是等明天再去找房东张婆婆求助吧!但这麽一来,今天她就泡不了澡了。正失望呢,突然看到铁匠已穿上直裰,正站在门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杜婉芙犹豫片刻,尝试着开口问他:「大哥……」

  铁匠还没等她说完话,就点点头,嗯了一声。

  杜婉芙睁大了眼睛。

  她高兴坏了,害怕他反悔,连忙说道:「那就劳烦大哥了,来,这边请……」西边面馆的掌柜娘子见了,翻了个白眼,「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哼!乾柴烈火,奸夫淫妇……」

  掌柜听不下去了,皱眉说道:「人家惹你了吗你非要骂得这麽难听?」掌柜娘子眼一瞪,「怎麽,你心疼了?哼,不正经的女人去哪儿她都不正经!」

  掌柜扶额,走到一旁去不想理她。

  这时杜婉芙领着铁匠进了後院,指着那个硕大无比的浴桶,说道:「劳烦大哥帮我把这个拿进角房里去。」铁匠盯着那个浴桶看了一会儿,又看向杜婉芙,眼神古怪。

  杜婉芙有些面红,她当然知道这是为了什麽,因为她买的这个浴桶真的是超级大,足足能装下两个大胖子。

  杜婉芙实在受不了铁匠的目光,解释道:「这一个只要七十文,原是别人付了订金特制的,後来又悔了约不要,所以便宜,若买个小的,反而要一百三十文。」

  铁匠的嘴角一勾,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他掂了掂这个超大浴桶,然後单手拎起,轻轻松松地朝着她的房间走去。杜婉芙目瞪口呆,心想这个铁匠的力气好大!刚才她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办法挪动分毫!

  虽然铁匠的力气大,但在拎着巨型浴桶实进门的时候还是折腾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地把浴桶扛进她的房间。

  铁匠快速扫了一眼,看出这是一间被收拾得清爽舒适的屋子。

  桌椅床铺虽然是半旧的,但床上迭着整齐的粉红色铺盖,垂着鹅黄色绣了兰草和蝈蝈的帐子,椅子上铺着石青色的厚实坐垫,窗上糊的着月白色绣粉红小花的轻纱……

  铁匠忍不住看了杜婉芙一眼,心道这小娘子看起来风情万种,绰约多姿的模样儿,想不到屋子竟然收拾得这麽清雅。

  杜婉芙朝他讨好一笑,指向角房,「放那儿。」

  铁匠没吭声,把这个大浴桶扛进角房,放在她指定的靠墙一角。然後又按着她的要求,来来回回地挪动着浴桶,因为她要求浴桶的一角必须靠近从墙壁上透出来的一个竹筒制的入水口,然後浴桶底部的出水口也要对齐墙脚处的浅浅沟渠里。

  铁匠忍不住又看了杜婉芙一眼,心想这小娘子好巧妙的心思。就此事而言,根本就是典型的万事开头难,可一旦她把热水入口和出水口都校准了,以後她想要泡澡就变成了轻松又享受的事。

  铁匠忍不住想起几年前,镇上有个年轻寡妇何氏,也是个颇有几分姿色的,但何氏什麽事儿也不干的只知靠男人,今天睡一个得七八个馒头;明天睡一个得半斤猪肉……几年下来,她人老珠黄了,也没攒下几个钱,最後欠债太多被债主发卖到勾栏院去了。

  後来镇上人们茶余饭後谈起何氏时,总会感慨一句,这何氏可是个胸大无脑,空有美貌的蠢笨妇人。

  再看看眼前丰乳肥臀,肤白美艳的美人儿,据说她也是个寡妇?铁匠心想,她似乎与传闻中胸大无脑的蠢笨寡妇并不一样。

  ◎             ◎             ◎

  杜婉芙完全不知道铁匠在想些什麽,她已经跑去厨房试验注水去了,她今天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架起了一条长长的管子,全是用透了芯的竹筒,一根接一根的接好,以便从热锅上将热水引到角房里去。

  可她试了一回,不知怎麽的竟不出水?杜婉芙急了,赶紧仔细检查。

  铁匠有些好奇,过来帮她查看,最终发现原来是其中一节竹筒的芯洞透得不够大。他看了一眼,见灶膛里有火?便熟练的将一把铁制的火钳伸入灶膛里,等了一会儿,又拿起火钳,捅了那竹筒芯好几下,总算将那竹节芯捅大了一些。

  受阻的热水一下子哗哗的流去。杜婉芙赶紧跑回角房一看,果然看到源源不绝的热水正慢慢注入桶中?她又蹲下身子,将浴桶底部包着布的塞子拔去,又见那些水果然顺着浅浅的沟渠朝外头淌去了。

  「哎哟成啦!」杜婉芙喜道,又眉开眼笑地对铁匠说道:「大哥,多谢你。」

  铁匠猛然呆住,但见眼前的美人儿笑得眉儿弯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因离她近了,他还嗅到了莫名的女儿体香,直把铁匠薰得面红耳赤,心如擂鼓!

  他心底突然升起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且来势汹汹,教他忍不住想要看她,却又觉得这女人好似一个无底的漩涡,只要他多看她一眼,就会被她深深的吸住。

  铁匠连忙朝着外头踉踉跄跄地奔走了几步,说来也怪,只要不看她,他就觉得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直到身後传来了她那宛若娇莺初啭的声音,「大哥且慢,我还不曾多谢你……」

  那声音简直如同堪比天籁,引得他不由自主回头看,可一见她风流蕴藉的模样,修长颈脖之下的饱满鼓涨胸脯,铁匠又呆滞了。

  杜婉芙觉得有些奇怪,这铁匠也不知怎麽了,突然就红了脸,急冲冲地往外跑?她叫住了他,原本就是想问问他姓甚名谁,然後给他一点儿谢礼的,谁知他又突然傻愣住了?

  「大哥?」杜婉芙疑惑地又喊了他一声,心想这人是不是有毛病?看来明天得去问问房东张婆婆,打听打听这个铁匠的事。

  铁匠回过神来,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把头转到一旁去,简单地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了。」便急忙走了,好像後头有恶狗追他似的?

  杜婉芙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想着他的打铁铺就在她的铺子旁边,日後等她酿出酒来,再赠他两壶当作谢礼就是。於是她也不在意,追了出去,想要关上前头铺子的大门,然後回来舒舒服服地泡个澡。

  ◎             ◎             ◎

  殊不知,当铁匠匆匆离开杜婉芙的铺子时,隔壁面馆的掌柜娘子便坐在一旁拿冷眼看着他,嗤笑道:「哟,这都进去大半个时辰了,还舍得出来啊?啧啧啧,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恐怕是什麽丑事都做了吧!」

  铁匠的脸色瞬间铁青,待要解释,却猛然想起这长舌妇的恶毒,知道跟这种人讲道理是根本讲不清的,不由得顿了一顿,冷冷地哼了一声。

  正好杜婉芙赶过来想要关门,看到铁匠站在她铺子门口,便急忙说道:「大哥,今日多谢你了,只我刚刚才搬来,也不曾有准备,待日後安置好了再……」

  可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铁匠冷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杜婉芙不知铁匠是在生西边面馆娘子的气,还以为铁匠是对着她发火,一时间有些讪讪的,心里暗自回想,是不是她说错了哪句话?

  这时,面馆掌柜娘子讥讽杜婉芙道:「你还谢什麽谢啊,留他多耍几回不就得了?」杜婉芙还没开口,面馆掌柜过来劝他老婆,「都是街坊邻居,你这又是何必?」

  面馆娘子盯着杜婉芙,冷笑着对她丈夫说道:「我怎麽了?我说不得?人在做天在看!谁让某些人不正经,见天的想要勾引别人的丈夫!」说到这儿,她回头瞪视了丈夫一眼,骂道:「我可有说错?她一来你就一直盯着她看……你看,你还看!」

  面馆掌柜难堪万分,看看杜婉芙又看看他老婆,有心想要辩解几句,却又知道他老婆得理不饶人的性子,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杜婉芙被气笑了,她款款走过去,越过掌柜娘子,娇滴滴地对那掌柜说道:「掌柜的,劳烦您借点儿醋给我。」

  掌柜点头,「哎,好嘞,您等会儿……」不料那掌柜娘子见到了杜婉芙穠艳无双的丽色,忍不住怒从中来,骂道:「你这狐狸精,快走开!我们家没有醋!」

  杜婉芙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们家没醋,因为你们家的醋一早就已经被你吃光了啊!」

  掌柜娘子一愣,「你!」

  杜婉芙面色一沉,冷冷地说道:「我可奉劝你,无事莫作饶舌妇,子虚乌有的事情就不要乱说也别乱造谣,要不然啊……死後可是要入拔舌地狱的!」说着,杜婉芙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掌柜娘子吓得脸一白,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她暗暗咬牙,心想非要让这个杜寡妇吃点儿苦头不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4-23 10:01 , Processed in 0.18976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